通知公告
办事指南  
下载专区
科室岗位职责及办公电话
上级来文处理程序
发文流程
公文处理流程
请示流程
校领导工作安排流程
部门之间发函流程
印章管理规定
郑东校区平面图
校园服务电话
联系我们
文明创建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明创建>>正文

高校去掉官气才能涵养“学气”

2013年12月19日 11:43   来源:  点击:[]

近日,中国人民大学等六所高等学校的章程获教育部核准。
  按照教育部规划的“路线图”,所有高校将于2015年年底前完成章程制定。届时,中国大学将集体步入“宪章时代”。由此,社会各界四处奔走,呼吁多年的高校去行政化再添抓手。
  还有一则消息,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大学去行政化之迫切——同一时间,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处处长蔡荣生因涉嫌招生腐败被调查。该事件折射出高校行政化色彩过重所带来的诸多弊端。
 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明确提出,“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。”高校去行政化,已经被列入改革的大盘子。
  “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是大势所趋,推进政校分开,管办分离。”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张大良表示。
  “高校管理体制改革时机已经成熟。去行政化,追求学术至上是大学必由之路。”中科院院士、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如是说。
  从决策层到学术圈,从教育部到高校,从政府到民间,去行政化改革已成共识。
  何为高校行政化?简而言之,是行政权力对学术事务的过度干涉,导致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边界模糊。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曾经分析,大学行政化管理倾向有两个方面,一条是政府对学校管理的行政化倾向,另外一条是学校内部管理的行政化倾向。
  中国的高等教育自1952年建立行政化体制,至今已有61年。在长达一甲子的时间里,高校的办学自主权受到极大制约。资源过度集中,教育部门指定校长,行政官僚过多干涉教授治学,学科建设受制于行政意识,学术腐败、招生腐败、基建腐败多发,“官本位”、“弃教从政”风潮横行……高校的行政化之弊,不胜枚举。
  行政化,致使大学远离“教育家办学”、“教授治校”的荣光,导致大学无法达到世界一流,也让众多大学“千校一面”,个性与特色缺失,更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青年学子的创造力,让“学人”沦为“匠人”,影响到国家与民族的创新能力。
  “为什么中国总是培养不出创新型人才?”“为什么中国没有一所创新型大学?”“为什么中国产生不了诺贝尔科学奖?”可以想见,要解答多年前的钱学森之问,也断然离不开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。
  因此,让大学回归学术本位,离不开高校自主办学权的确立。而大学章程正是落实高校自主办学权的制度保障,更是大学自主办学的基石。正因如此,此次的大学章程路线图,才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。甚至有国外媒体评论说,中国高校去行政化正在破冰,绝不能半途而废。
  中科院院士饶子和认为,“大学章程的意义,是高校根据自身特点,遵循教学规定、教育规律,办出有特色、有自我风格的大学。”
  大学章程的制定,意味着高校有了自己独立的治校规则和管理理念,为大学依法自主办学提供可行的自治规范。
  一个完善、完备、完美的大学章程,作为大学精神的集中体现和大学行为的总规范,理应明确大学与政府的关系,使大学成为具有一定办学自主权的真正独立法人,独立面向社会,实行民主管理。
  但毋庸讳言,在现阶段的中国,大学章程的制定只是高校去行政化的第一步。让大学从“官僚化”回归“学术化”,逐步实现高等教育的法治化、民主化和规范化,大学的去行政化改革仍须继续深入推进。
  大学加快去行政化,前提是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。当前“副部级高校”、“厅局级高校”横行,让大学之间聚焦于级别攀比,模糊了其科研、育人的本质。因此,必须消除大学之间行政级别的沟壑,取消高校管理人员的行政级别,让“行政的归行政,学术的归学术”,还原大学作为教育学术组织的职能定位。同时,行政级别的取消也需要全社会打破“官本位”的改革的配合,不能给高校发展带来新的制约。
  大学加快去行政化,核心是改变政府的高校管理模式。在既有的政治体制下,教育部等是高校的主管方,对校长等人事任免有相当大的话语权,对资源分配也有指派的权力。当前,教育部门应首先转变“官”念,变管理为服务,变监督为协调,变越权为放权,实现角色的换位。在校长等负责人的任命上,也应更好发挥教师的作用,重视校长的公开选举或推荐。
  大学加快去行政化,重点是细化章程的具体实施准则。大学章程应对大学的独特使命、内部治理结构、师生员工的主体地位、大学的对外开放、自我监督机制及外部管理体制等,出台各项实施细则与具体措施,确保章程内容的落实,让章程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。学校的管理者应以校为本,根据学校发展要求和教育教学工作需要,具体规定各类机构和人员的职责权利。
  “在现阶段,要把现已行政化的教育,逐步改变成学术主导的教育,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。如果这件事用30年的时间能够做成,那会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。”对于高校去行政化之路,朱清时给出了这样的判断。
  但对于力图以创新驱动发展的中国而言,高校的去行政化,尽管可能艰难曲折,却已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  当前,全面深化改革已是大势所趋,剥离高校的行政权力,让学术回归本位,是高校必须承担的使命,也是将权力关进笼子的有力举措,更是推进“中国梦”的有力推手。因此,对于主管部门和高校治理者来说,去行政化的步伐理应更加坚定、迅速、有力。
  唯有如此,我们才能真正建立起现代大学制度,中国的大学也才会真正跻身“世界一流”。

 

上一条: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发布(全文)

关闭

 
地址:郑州市郑东新区金水东路 电话:0371-86150999 邮箱:hncjzfdx@126.com
版权所有 ©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办公室 CopyRight©2005-2012 All Right Reserved